朱伟的帝亚吉欧梦,理想还是空想?酒业头条

酒说 / / 2021-12-07
中国式帝亚吉欧”遭质疑:这样收购,吃得消吗?
酒参网
“如果简单总结自己人生方向调整背后的原因,那么就是一条:希望能够有机会参与白酒行业的整合,能够推动白酒行业的整合。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初衷,一个大致的定位。”近日,贵州青酒新任掌舵者朱伟的一份内部讲话在网上流传,在众多经销商面前,他说明了自己工作变动的原因及对于未来事业的态度。

事实上,这已不是朱伟第一次做出这种表态。梳理朱伟公开讲话可以发现,在谈及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时,“集中化”是他常提到的字眼,与之相对应的,“谋划组建中国式的‘帝亚吉欧’”则是他一直以来的产业抱负。

对于朱伟的这一想法,业内一直存在争议——支持者认为,行业整合是未来大势所趋,朱伟积极拥抱这一变化且提出一套自己的方法论,应归理想家一列;质疑者则认为,行业强分化下“马太效应”加剧,以朱伟目前的能量想要推进这一进程有蚍蜉撼树之嫌,属于空想。

朱伟打造“中国式帝亚吉欧”的背后有何逻辑支撑?他的这一想法到底该归入哪一列,又真的只是镜花水月吗?

1“中国式帝亚吉欧”遭质疑:

这样收购,吃得消吗?

早在2020年履新贵州醇之初,朱伟就曾在其今日头条自媒体平台上公布了企业未来运营方略,按照规划,贵州醇包括后续收购企业将以“真年份”为核心战略,投入到白酒行业整合当中,其最终目标,是打造包括“贵州醇”在内的2-3个全国性品牌,打造10个左右省级名酒品牌,并在此基础上“更广范围、更深程度、更大规模地参与和推动行业整合,打造形成类似于帝亚吉欧的中国酒业集团。”

沿着这一思路,朱伟近两年不断出手,开启了声势浩大的并购之路。从枝江酒业到蔺郎集团再到贵州青酒,一众老牌酒企被他收入囊中,一个“真年份”军团渐渐浮出水面。

对于这套整合动作,有业内人士持保留意见,“朱伟一系列整合动作壮大了企业力量,但我们也要看到,由于这些品牌本身就是弱势品牌,市场竞争力很弱,十分考验背后的资本以及操盘手的市场运作能力。”

更有酒业分析人士撰文认为:且不论朱伟及背后团队有多么巨大的财力,照这样的收购速度下去,这些企业现金流的压力、资源分配的问题、产能扩建、品牌打造等等都摆在眼前,朱伟收购这么多,吃得消吗?

不仅对过快的收购速度存疑,该人士还对“中国式帝亚吉欧”表示了忧虑:朱伟收购的一众酒企目前“品牌差异化打造的战略优势不明显,容易陷入‘恶性循环’。不得不替朱伟用组装的方式拼凑出的一个‘中国的帝亚吉欧’捏一把汗。”

2

朱伟的“双核”工具与“肯德基开店”

对于外界质疑,朱伟或许早有预见。

在2020年初接受《新华日报》记者专访时,朱伟曾详细论述了他未来参与行业整合的大方略。这个方略的最终目标是组建中国式的“帝亚吉欧”,而实施路径则被他表述为:以“产业+资本整合”的“双核”工具推进行业整合。

朱伟称:“帝亚吉欧是世界最大烈性酒集团,当前市值约1000亿美金,在资本层面上它与旗下收购来的不同品牌、不同品类的酒企一起形成了庞大的酒业集团,但各个品牌的经营和市场相对独立,这是未来行业整合的一个比较可行、现实的方式,而我们也会走这样的路径。”

今年9月29日,在济南首届中国酒业青年企业家峰会上,朱伟更是将这一操作具象化,比喻为“肯德基开店”——“我们未来的发展目标就是要做行业整合,整合的方式就是不断地收购酒企和复制成功模式,就像肯德基开店,第一家、第二家店开好之后,开第三家、第四家,持续复制下去。”

从朱伟的系列收购动作来看,他确实是这样做的:一连串收购动作看似疾风骤雨,实则步步为营;各品牌在市场经营层面独立,却又在背后的资本层面谋求统一。

2020年2月,朱伟操盘贵州醇,以“真年份”为核心战略启动企业重振工作,该年6月,贵州醇扭亏为盈,至年终利税1个亿。

贵州醇的经营上轨道之后,朱伟于2020年8月份收购了第二家酒企——湖北枝江酒业,并继续扎根年份酒市场,推出以“零添加、陈年、粮食酒”为特色的“真年份”系列高端新品,至2021年9月,新品出厂价回款达到1.4亿。

有了贵州醇和枝江的成功案例,朱伟于2021年9月份收购四川蔺郎集团,并将其定义为基酒供应角色。至11月,朱伟又出手收购贵州青酒,并在总结贵州醇和枝江酒业经营成败的基础上,提出了“青酒模式”。

“质疑声一直存在,但朱伟的整合之路也一直在稳步前行。”一位接近贵州醇的人士认为,很多人说朱伟奔跑速度太快,可能后续的管理精力跟不上,会造成消化不良,有些多虑了,“因为相关收购都是循序渐进的,而且这些收购必定不是简单的酒厂聚拢,会是一次全面整合,包括产业、产能、人才、资本、市场和渠道的深层次整合。”他同时调侃称,“过去也有质疑,去年还有人说朱伟要收购企业是在吹牛,结果今年他收购了两家,这事也没人再提了。”

3

在这大河奔腾中,努力划桨

事实上,从世纪之交开始,关于白酒行业的整合呼声就一浪高过一浪。在这一过程中,地方政府、行业巨头、业内外资本都曾以种种方式参与或推动这一进程,但大都乘兴而往,败兴而归。

根据中国酒业协会的统计数据,2020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为1040家,而这一数据在2017-2019年分别为1593家、1445家、1176家。四年时间中,已有500多家酒企在市场上消失。即便如此,以当下的酒企一家只有一个品牌来计算,市面上的白酒品牌仍有上千个。

“中国白酒行业现状,决定了他需要整合者出现。”有行业专家认为,行业整合的大题目出来后,各家有各家的解题思路,但有一点不会变,即这绝非一个三五年就能实现的事情,可能需要十到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而这样一个时间跨度就决定了,最终以整合者姿态出现的不一定是体制内的大企业,也可能是一些更为灵活的股份企业,甚至民营企业。反过来说,正因为民营企业太少,市场竞争意识太弱,过去很长时间白酒行业的整合才会进展缓慢。

“主流白酒企业多数是国企,在(任期制)体制层面无法做到十年、二十年将一种理念贯彻,一件事做到极致,因为人事上的各种意外因素太多了,所以我从这个层面上讲,朱伟的整合思路不一定是空想。因为他有条件把思路长期实践下去,而他借助资本力量以收购、兼并和重组的方式进行行业整合的思路也是可行的,啤酒行业基本就是这样过来的。”

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不管朱伟的帝亚吉欧梦能否实现,他和掌舵下的企业已经迈出了关键一步。因为行业整合是所有企业的最终归宿,最后结果无非两种:要么整合别人,要么甘心于被别人整合,没有其它选择。“朱伟的做法让我想起任正非在一次新年贺词中的话:我们在这大河奔腾中,努力划桨,不要落后于时代的要求。历史总是会优胜劣汰的,我们力争晚一些淘汰我们,但我们永远左右不了历史,我们只有努力去在顺应历史中,顽强的表现自己。”

免责声明:1.酒参网遵循行业规范,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酒参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酒参网www.jiuyeneican.com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酒参网或将追究责任;3.投稿请加小编微信toutiaoxiansheng或QQ1499596415。4.酒参网提供的资料部分来源网络,仅供用户免费查阅,但我们无法确保信息的完整性、即时性和有效性,若网站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侵权、延误、不准确、错误和遗漏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处理,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
扫码关注酒参网微信号


1
3